【今日朝阳网】荆条花(孙宏文)

摘要:老家的东山长满了荆条,每到六、七月份的时候,山上的荆条就陆续开了花。花开时节,人们在山前就闻到了阵阵的花香。到了山上,更是满山的幽香。此时,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着,蜜蜂则嗡嗡叫着落在花丛中采蜜。站在山巅上,望着那葱茏的山峦,那海洋般兰紫色的荆条花,感叹到大自然的美、家乡的美。

宏文怀旧系列散文之十

荆条花

文/孙宏文(广东深圳)

  老家的东山长满了荆条,每到六、七月份的时候,山上的荆条就陆续开了花。花开时节,人们在山前就闻到了阵阵的花香。到了山上,更是满山的幽香。此时,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着,蜜蜂则嗡嗡叫着落在花丛中采蜜。站在山巅上,望着那葱茏的山峦,那海洋般兰紫色的荆条花,感叹到大自然的美、家乡的美。

  小的时候,我常到东山上打柴,所说的打柴也就是割荆条。在以生产队为单位的集体所有制年代,不仅家家缺粮吃,也缺柴烧。那年月,吃粮靠国家,烧柴靠自己。为解决烧柴问题,村里人都把眼光盯在东山的荆条上。孩子们是随时去割,大人们则有闲时去割。有时全家齐上阵,大人孩子一起去割。

  割荆条也有讲究,要在夏天荆条长叶子撺条子时割,这时用手能攥着荆条子。把荆条割到家,就打开捆,散晾在空地上晒干,干后就可用来烧水做饭,剩余的就打捆放起来。如此反复,割荆条多的人家可以摞起一垛荆条柴火,并让村里人羡慕。由于家家都去打柴,在那夏天荆条还没有开花时就已经把荆条割光。所以那时节就看不到满天遍野的荆条开花,只有沟沟岔岔里和石砬上零零星星的荆条花,花少了就闻不到花香的味道。荆条开花是有说道的,一年生只长条子,二年以上的条子才能开花。

  荆条花蓝紫色,花香浓郁。每年花开时节,蜜蜂就在花丛中忙不迭的采蜜,酿的蜜叫荆条蜜。在东北荆条蜜是头等好蜜。夏季伏天喝一碗蜂蜜水,又凉快又润肠,是解暑败火的好饮品。

  立秋后,人们上山割荆条回家就不用晾晒了,可以直接垛起来储到冬天、春季烧火。在立秋后,天气凉爽一些,荆条叶子不开捆也捂不烂了。冬季,万木凋谢,荆条叶子落去了,根根荆条直挺挺地立在山上,在西北风中不停地摇戈着。此时,人们上山不仅割光柴草,有人还带着镐头刨疙瘩,更有那会编筐窝篓的人一门心思地东瞅西瞧,撒目着高一些的嫩荆条子,他们把那细长的条子割下后,捆成捆扛到家,利用空闲时间编挑筐、抬筐、果篓、手拎筐和粪箕子。在生产队时,家家都有这些筐,出工干活时挑土垫圈、往地里撒粪、到地里擗玉米、到树上摘果等都是离不开这些筐筐篓篓的。为此,每逢集市,荆条筐篓就占了半个街面。家家上山打柴割荆条,山上的荆条光了,那时冬天的山是光秃秃一片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生产队解体,土地实行承包制后,家家有了大量的秸秆,又加之农户家广泛使用液化气罐,农民不再上山割荆条了,荆条很快得到了恢复性生长。如今,山上的荆条有拇指粗细,株高过顶。每到夏季,柴草密不透风,草木繁茂,郁郁葱葱。尤其是满山荆条全部开了蓝蓝的小花。在村中眺望东山,再也不是光秃秃的山石,而是那密密麻麻的荆条灌木丛。

小链接

  孙宏文,1949年生于辽宁省朝阳县南双庙乡瓦房店村,1976年于辽宁第一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,分配到朝阳日报社工作,先后任工业部副主任、主任和记者部主任,同时担任朝阳市记者协会秘书长。近40年的记者生涯中,以较强的新闻敏感性、针对性、指导性,撰写出消息、通讯、评论等稿件2000多篇,多篇新闻作品在《人民日报》等报刊发表,并有20多篇稿件获辽宁省记协和朝阳市记协优秀新闻奖。退休后长居深圳,亲山近水,笔耕不辍。

孙宏文文学作品选

  [编辑 赵盼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pk10计划
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